行业动态

打破“九龙治水”,跨省打击非法采砂,长江大保护让荆州483公里长江壮丽新生

发布日期:2018-10-11   浏览次数:

打破“九龙治水”,跨省打击非法采砂,长江大保护让荆州483公里长江壮丽新生

 

过去几十年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九龙治水”,相关监管部门各自为政。自从实施长江大保护以来,湖北荆州各级政府整合不同层级的力量,增强打击力度,效果比过去好很多。经长江委和湘鄂两省商议,去年荆州市与岳阳市就联合打击长江非法采砂达成协议。自此,监利水域逐步恢复平静。因为靠近长江,江砂资源被大量偷采。483公里荆江全段无采区,可这里砂石资源丰富,品质好,非法偷采者在暴利驱使下,昼伏夜出,屡禁不止。

一条大江的壮丽新生——荆州复兴之长江大保护

一部荆州发展史,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部治水史。水多,是荆州的独特市情。

荆州拥有长江径流里程483公里,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径流里程最长的城市,下辖8个县市区全部分布在一江两岸。长江以南,有4条长江支流过境,被称为“荆南四河”。长江以北,原有4个湖泊,号称“四湖流域”,后因围湖造田,现在只留下长湖与洪湖。

改革开放40年,荆州一直在做“水文章”。

1998年以前,每到夏季,荆江两岸就有数不清的干部群众日夜守护长江大堤。荆州每年几乎要用一半时间来防汛修堤,拿出相当精力治水。


拆围前的洪湖
 

在三峡大坝建起、国家治理大江大河、水患问题基本解决后,荆江大堤防汛压力逐减,荆州开始围江发展,污水排放、岸线资源破坏,致使长江“伤不起”。

最近两年,中央实施长江大保护之后,荆州又在地方发展与长江保护中寻找突破,追寻高质量发展的荆州路径。

从水患变水利,从治水到护水,40年来,一条大江的巨变,也折射出荆州巨变。


拆围后的洪湖
 

一场举世瞩目的军民大抢险——荆江人民饱受水患之苦

7月,又到一年防汛时。每年防汛,总有领导会到荆州观音矶查看防汛大势。那里有一幅长江中游江湖关系及地形地貌示意图,荆江乃至全省防汛要旨均在其中。

矶头左侧护栏下有一块纪念碑——记录着观音矶历史高水位水痕:上面一条红线是1998年8月17日9时水痕,45.22米;下面一条红线是1954年8月7日17时水痕,44.67米。

伫立矶头,观滔滔江水,看船只穿梭,听洪水拍岸,动人心魄,好不壮观。回想20年前那场举世瞩目的大抢险,令人唏嘘不已。

1998年6月至8月,长江流域发生最为严重的全流域型大洪水,荆州市遭受历史罕见洪涝灾害。两个月内,荆江大堤承受8次洪峰冲击,四个军区5.4万军人抗洪,荆州全市投入干部1.8万余人,民工41万余人。全市长江大堤发生各类险情1770处,主要民垸分洪溃口28处,5个乡镇、195个村成建制被洪水淹没,紧急转移群众75万人。


九八抗洪胜利之后,洪湖市人民欢送解放军
 

九八抗洪,可以说是荆江防汛的一个分水岭。

之前,两岸人民饱受水患之苦。据荆州市河道管理局编撰的《荆江堤防志》记载,从汉代迄今2000多年中,荆江发生大小洪灾200多次,平均10年一次。专家言,一旦荆江大堤发生溃决,不仅江汉平原成泽国,长江还可能改道,造成毁灭性灾害,故有“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一说。


2016年洪湖围堤防汛
 

九八抗洪之后,国家加强大江大河治理。荆江大堤等都被国家列入基本水利建设项目实施整险加固。经过近20年施工建设,各堤防基本达到设计标准,抗洪能力显著提高,加上三峡工程防汛功能,荆江防汛压力大减。

荆州摆脱水患困扰,专心致志发展地方经济。



 

荆江大堤固若金汤,荆江两岸美如画廊

从“水中大熊猫”到“微笑天使”的消逝——围江发展带来生态破坏

荆州的发展,与长江紧密相关。

因为靠近长江,环境容量大,化工围江成为普遍现象。一江两岸8个县市区,每个至少都有1家大型化工企业。化工产业成为荆州支柱产业。2016年,石首楚源化工停产整顿,竟然把荆州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增幅拉低2个百分点,石首税源几乎腰斩,足见化工产业对地方经济的重要程度。

因为靠近长江,岸线资源被过度开发。仅岸线资源最少的沙市区,12.64公里岸线上分布有企事业单位72家,其中港口企业17家,码头泊位34处,平均1公里就有企事业单位6家,码头近3处,密度之高可见一斑。

因为靠近长江,江砂资源被大量偷采。483公里荆江全段无采区,可这里砂石资源丰富,品质好,非法偷采者在暴利驱使下,昼伏夜出,屡禁不止。


天鹅洲豚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的可爱江豚
 

因无序开发,长江资源和生态受到破坏。白鳍豚被誉为“水中的大熊猫”,2007年《皇家协会生物信笺》期刊发表报告,正式公布白鳍豚功能性灭绝。同样的命运即将落到“微笑天使”江豚身上,目前为抢救性保护江豚,有关部门不得不对其实行迁地保护。

从1998年至今,国家每年都会投入不少资金进行长江航道整治和堤防维护。堤防修好了,但是装的一江水却越来越不干净。沿江百姓说,这就好像农村部分沟渠,多轮硬化修葺一新,但装的却是一沟臭水——工业污染、农业面源污染、生活污染等造成的废水臭水最终都流进沟渠。长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长江岸线整治中拆除水泥厂设施
 

历史的检阅——长江大保护成为行动自觉

荆江两岸涉及两省五市23县,交界水域多。省内,荆州与宜昌、咸宁、武汉江段相连;省外,荆州还与湖南岳阳隔江相望,特别是洞庭湖出口至城陵矶江段,涉及湘鄂2省3市8县,交界水域160公里。

荆州水域长,牵涉面广,加上长江大保护涉及诸多方面,实行长江大保护难度非常大,但这些困难并没有阻碍长江大保护在荆州实施。“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号令发出之后,荆州立马行动,将长江大保护当作“战役”来打。

建好“指挥所”。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成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重大项目建设领导小组等机构,实施长江大保护。

下达“作战令”。2016年迄今,荆州接连下发8份有关长江大保护的文件,如《“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工作方案》《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的行动方案》等。

打好“五大战役”:

开展沿江岸线整治,建设绿色生态走廊。严厉打击非法采砂,整治沿江非法码头,加强饮用水源地保护,优化沿江排污口布局。

加大生态修复,推进流域综合治理。持续实施四湖流域综合整治、荆南四河疏通工程、靖江航道整治,加强湖泊、湿地生态保护和修复。

统筹城乡生活污染治理,完善环保基础设施。完成中心城区黑臭水体治理,全市所有县城和乡镇建立污水处理厂,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全覆盖。

加快农业面源污染防止,推动农业转型发展。推进农业清洁生产,实现化肥、农药零增长;加强养殖业污染防治力度,推进秸秆露天禁烧和综合利用。

实施工业治污达标计划,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调整沿江产业发展规划,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沿江不再布局重污染项目和产业,工业园区污染排放集中处理,所有工业项目全部进园区,污染排放物实行总量控制。

长江大保护实施两年来,荆江两岸发生巨大变化:

非法采砂基本得到遏制,江面上夜晚很少听到采砂船只巨大的轰鸣声。

非法码头整治基本完成,以前杂乱不堪的两岸建筑被拆除,岸线复绿,滨江公园越来越多。

沿江一公里范围化工企业清退出场,全市已搬迁、转产和关闭沿江化工企业9家。

湖泊保护成效显著,建立河湖长制,率先打响长湖拆围第一枪,洪湖拆围作为全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果被推荐到北京向国际友人讲述,恢复24个湖泊。

有效探索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新路径,“双水双绿”引领现代农业发展。

生活污染治理体系逐步构建,县城建设污水处理厂,乡镇建立垃圾中转站,农村推广垃圾集中收储,“厕所革命”全面铺开。

2018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从荆州港上船,沿江而下,察看长江大保护落实情况,对荆州相关工作给予高度肯定。

这是一次历史的检阅。荆州通过了这次检阅。但荆州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推进长江大保护,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建在外省的哨所——潘金城禁采小分队



 

长江禁采行动中执法人员拆除非法采砂船舶上的工具

7月4日10时,监利县水政大队大队长潘金城带领4名队员,从湖南省岳阳市云溪区永济乡海事码头登上巡逻艇,开始当天例行巡查。他们一天要早中晚巡查3次,重要时期24小时巡逻。

巡逻艇逆水上行,10时40分,行至洞庭湖三江口,沿江没有发现采砂行为。10多艘采砂船只一字排开停靠在洞庭湖大桥下指定停靠点。“它们就像一群狼坐在我们家门口虎视眈眈。”潘金城说,采砂船离监利三洲镇水域约500米,只需15分钟就可开过去。

监利执法人员为何要从岳阳上船?

潘金城介绍,洞庭湖三江口到螺山40公里水域,非法采砂猖獗。监利岸线全部都是滩涂和芦苇荡,不适宜建码头。他们只好到岳阳租房办公。

采砂是暴利,每条采砂船背后都有强大支撑力量,更何况是跨省执法,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如此,去年潘金城他们依然驱赶了100多艘非法采砂船,拆除30多艘非法采砂船只机具。

经长江委和湘鄂两省商议,去年荆州市与岳阳市就联合打击长江非法采砂达成协议。自此,监利水域逐步恢复平静。

潘金城说,过去几十年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九龙治水”,相关监管部门各自为政。自从实施长江大保护以来,各级政府整合不同层级的力量,增强打击力度,效果比过去好很多。

沙隆达的搬迁———长江大保护的企业作为


俯瞰搬迁重建后的沙隆达园区
 

4月29日,荆州市代表团赴以色列与安道麦公司商议荆州沙隆达工厂搬迁事宜。荆州沙隆达工厂是安道麦旗下一家企业。

代表团成员向安道麦公司总裁翰林先生介绍荆州积极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规划,希望沙隆达工厂发展绿色化工,为长江大保护和农业转型做出新贡献。双方就荆州沙隆达工厂整体搬迁和转型升级等问题达成共识。

沙隆达是荆州本土一家老牌企业,见证荆州改革开放历程。数十年来,企业不断发展,城市空间快速扩张,原本偏僻的厂区周边现在已经成为中心城区。企业生产所释放出来的气味,严重影响居民生活。荆州市希望沙隆达退城进园,全面提档升级。

荆州开发区各部门团结协作为沙隆达搬迁创造条件。经发局提出搬迁改造方式和建议,安监局负责企业安全和证照管理,环保分局负责污染物排放监管,招商、国土及规划部门负责选址腾地等。

目前沙隆达已在绿色循环产业园内征地970亩,2019年底完成搬迁。公司安全环保部部长鄢圣光介绍,搬迁升级改造完成后,公司废水、COD(化学需氧量)、氨氮总量每年将分别减少52.56万吨、150吨、38.7吨。

洪湖保卫战

2004年,洪湖启动第一次拆围。

当时37.7万亩养殖围网被全部拆除。适逢土地二轮延包,地方政府拿不出多余土地安置渔民,只好让渔民回到湖上养鱼,每家20亩,共拿出水面8万亩。

10年过去,洪湖围网养殖慢慢扩张,2014年达到15.5万亩。同年国家住建部等四部委启动渔民上岸安居工程。省人大也组织《湖泊保护条例》执法大检查,认为围网养殖已严重影响洪湖生态,必须尽快拆除。

洪湖渔民开始第二次上岸。这次行动持续一年后夭折。当时荆州市政府想引进社会资本整体打包洪湖旅游开发,由企业来安置渔民。因投资过大,最终不了了之。

2016年夏,洪灾来袭,洪湖内外交困,生态治理迫在眉睫。9月1日,荆州市政府在洪湖市召开动员大会,启动新一轮“大拆围”,涉及洪湖、监利11个乡镇67个村、3512户、12259人。

洪湖渔民开始第三次上岸。洪湖拆围18万亩。

2017年5月,中联部在北京举行湖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专题宣介会,洪湖市委书记张远梅向400位外国友人分享保护洪湖生态的故事。

洪湖围网拆除后,一年减少螃蟹产量约1.4万吨。全市所有湖泊河流拆除围网和网箱养殖,全部人放天养,水产品供应减少。

洪湖拆围既是保护生态,也是生产方式转型。现在洪湖探索出“3+5”高效生态的健康养殖模式(蟹苗先在小塘养3个月,再转入大池养5个月),河蟹亩产300斤,每亩纯利过万元,产量和产值都超出围网养殖一倍多。

分享:

中国砂石协会

2018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