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我国砂石高质量发展尚有路障

发布日期:2020-02-10   浏览次数:

我国砂石高质量发展尚有路障

 

我国砂石行业的春天终于来了!

历时8年,几易其稿的《关于推进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于2019年11月4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国家十部门联合发布后,许多业内人士欢欣鼓舞,备感振奋,沉醉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矿万矿财源来”之美好幻想中。

与此同时,许多地方政府及央企、地方国企也借此春风,加快布局和推出砂石骨料矿山,一大批新的砂石产能正在形成。

“等趋势到了,大家都看明白了,那就不是趋势了。”一直力推《意见》出台的中国砂石协会会长胡幼奕,非但没有因《意见》的出台而欣喜,反而平添了几丝忧虑和不安。在2019年12月于江苏无锡召开的中国国际砂石大会上,他话锋一转,为正陷入狂热之中的业内大佬们泼起了冷水。

行业冰火两重天

“砂石行业已成为暴利行业,现在采砂石比挖金子还挣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一提到砂石行业,许多人士会这样说。

这并非空穴来风。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推进、大气污染防治的全面实施、环保政策的层层加码,许多地方对以露天开采为主的砂石矿山“关注度高、容忍度低”,动不动就关停,导致了许多地方砂石骨料供应严重不足。同时,许多地方禁止河砂开采,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砂石骨料紧缺状况,在局部地区引发了“砂石荒”。

“砂石骨料作为区域性很强的大宗矿产品,是重资源、重资产、低附加值。如果当地砂石骨料产量低于市场需求量5%,每吨价格可能增加10元以上。但如果产量超过当地市场需求量5%,每吨价格可能会跌落20元左右。”胡幼奕分析说。

这在许多地区得到了印证。2019年以来,许多地区的砂石骨料价格呈现出M型走势,在地方发布橙色预警期间,因砂石矿山统一停产,砂石骨料价格会急速反弹,有的地方上涨至100元/吨左右。至于那些缺乏砂石资源,以及以生态环保为名,动辄就对砂石矿山“一刀切”,不允许开采的地区,砂石骨料价格则居高不下。

砂石骨料供不应求而导致的价格暴涨,已经对一些地区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的建设成本、建设工期、建设质量、社会稳定等方面产生了严重影响。如果把一般建设项目考虑在内的话,在湖北省所据有关资料显示,在湖北省调查的 85 个重点项目中,有 56 个因砂石料供应不足导致工期延误,占重点项目的 66%。有建设项目中,砂石原料供应不足并导致工期延误的比重超过 70%。

守着长江原本不缺河砂的湖北,竟成了一砂难求的重灾区,除了长江河砂禁采因素外,还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砂石矿山开工严重不足。据有关数据表明。截至 2018 年底,湖北省合法有效的砂石矿山企业有 822 家,但是出于环保、安全等方面的因素考虑,地方政府关闭、停产的砂石矿山企业较多,实际生产的仅 314 家。即便是这些实际生产的砂石矿山企业,也会在各种会议召开期间、节假日、安全生产以及环保检查前后,均被要求停产,最终造成湖北省的砂石原料实际产量只有正常砂石原料产量的二分之一。

事实上,不仅湖北省,还包括河北省、江西省、广东省在内的许多地方,因砂石矿山少且开工时间短,导致砂石原料价格暴涨,出现了“以前砂石骨料按方或吨卖,现在按斤卖”的现象,使本不稀缺的砂石资源在一些地方人为地变成了稀缺资源。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全国的砂石骨料行业都是一派形势大好。据有关数据显示,东北地区和云贵地区,砂石骨料价格依然在低位徘徊,许多地方的砂石骨料价格长期维持在每吨二三十元左右,矿山企业多为微利经营。

“云贵地区石灰石资源丰富,砂石矿山企业众多。特别是重大工程施工基本上都是‘穿山打洞’,产生的大量隧道渣加工成砂石骨料后,除满足工程建设自身需求外,还有一大部分流向了市场,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供大于求局面,导致了砂石骨料价格居低不上。”贵州省砂石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而东北地区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东北地区砂石资源丰富,加上这几年东北地区人员外流严重,重点工程和基础设施投入少,房地产行业又不景气,砂石骨料价格一直没有抬头,一些砂石矿山甚至亏损经营。

“2019年,对中国砂石行业而言,可谓是冰火两重天,有些地区砂石骨料价格暴涨,企业赚了个盆满钵溢。有些地区的砂石骨料市场则依然低迷不振,矿山企业甚至在亏本经营。”胡幼奕说。

莫让浮云遮望眼

正是因为我国许多地方尤其是经济比较活跃地区,这几年由于多种因素造成的砂石骨料奇缺、价格暴涨,以及机制砂石质量的良莠不齐,引起了国家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才最终促使了《关于推进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的顺利出台。

这对砂石骨料行业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可以更好更有信心地在政府的支持下去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但同时,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因为国家层面的推动,会加速砂石骨料行业的重新洗牌。在局部地区,也不排除会出现“一哄而上”现象,造成新一轮的恶性竞争状况。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这方面,我们有深刻的教训可以汲取。前些年,光伏产业被国家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后,我国许多地方纷纷上马光伏产业。短短几年时间内,我国的光伏产业就由新兴产业变成了过剩产业。直到目前,许多光伏企业依然在亏损的泥潭里苦苦挣扎。

而与光伏产业相比,作为传统产业的砂石骨料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更低,销售半径有限,更容易造成产能过剩。

更重要的是,早在《意见》出台之前,一些地区就开始重新布局了一大批砂石骨料矿山,而且动辄就是服务年限数十年、年产千万吨以上的大型砂石骨料行业。

河南省作为一个正在迅猛崛起的省份,近年来对砂石骨料的需求居高不下,同时还要满足山东西南部、安徽北部和江苏北部的砂石骨料供应。2018年以来,该省自然资源厅从保障发展的大局出发,在充分调研论证基础上,处于保护生态环境的需要,科学设置砂石骨料矿业权,并要求新建矿山必须砂石资源储量1亿吨以上、年产能1000万吨以上。同时,要求在2020年底,对不符合绿色矿山要求,储量少于1000万吨、年产量低于100万吨的矿山,采矿许可证到期不再延续。对于这样一个已经提前对砂石矿山布局好的省份,如果再按《意见》要求全面推进机制砂石产业发展,显然不合时宜,也很容易造成产能过剩。

这种担心绝非是杞人忧天。事实上,在河南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此类苗头。建筑用砂石骨料作为三类矿产,由县级办证,这可以使县级政府根据当地需求科学合理设置采矿权。某县级市前些年对辖区内砂石骨料矿山进行了资源整合,重新换发的采矿许可证多为10年以上。2018年以来,因为环保、规模不符合条件及整合不到位原因,这些矿山没有恢复生产。去年以来,这些矿山看到砂石骨料价格暴涨,就按照原先的整合方案和现在的产能要求,纷纷开始建设千万吨级的砂石矿山。

“我们一个县级市,去年就已开始建设10多条千万吨的生产线。如果今年全部正式投产,砂石骨料总量将在5000-7000万吨左右,不仅造成产能严重过剩,还会造成交通堵塞。因这些矿山相对比较集中,外运完全靠一条公路,到时仅运输就是一个大问题。”了解当地情况的人士担忧地说。

值得一提的是,盲目上马新的砂石骨料生产线,还将导致地方的资源优势变成经济发展劣势,不仅破坏当地环境,增加矿山系统修复的难度,还将影响地方财政收入。

“矿山企业多了,产能过剩了,价格必然会降低,将会重新陷入低价倾销的恶性竞争中。到时企业微利或保本经营,将无能力建设绿色矿山,不仅将造成新一轮的生态环境破坏,增加生态修复成本,还会造成地方财政收入的减少。”当地的一位人士分析说。

此类现象并非孤例。据了解,许多地方在《意见》发布后,也纷纷出台了当地的实施方案,开始布局新的砂石骨料矿山,一大批建筑用砂石矿山矿业权相继投放市场。而一些央企、地方国企及民营资本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仿佛只要上了砂石骨料生产线一夜就可暴富一般。

“现在的砂石骨料行业,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机遇真正到来之时,也正是风险形成之日,要谨慎投资,切不可盲目跟进。”胡幼奕告诫说。

高质发展是关键

国家十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牢固树立和践行新发展理念,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着力加强统筹布局,提升优质砂石供给能力,着力加强技术创新,提升产品质量保障能力,着力实施智能化改造,利用先进适用技术改变行业面貌,着力推动联合重组,优化产业结构,不断提高绿色发展和本质安全水平,实现产业现代化、集约化、规模化、标准化、生态化,引导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

《意见》要求,到2025年,形成较为完善合理的机制砂石供应保障体系,产品质量符合GB/T 14684《建设用砂》等有关要求,以I类产品为代表的高品质机制砂石比例大幅提升,年产1000万吨及以上的超大型机制砂石企业产能占比达到40%,利用尾矿、废石、建筑垃圾等生产的机制砂石占比明显提高,“公转铁、公转水”运输取得明显进展。万吨产品能耗(不含矿山开采和污水处理)以石灰石等软岩为原料的不高于10吨标煤,以花岗岩等中硬岩为原料的不高于13吨标煤,水耗达到相关要求,矿山建设、生产要符合DZ/T 0316《砂石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培育100家以上智能化、绿色化、质量高、管理好的企业。

从《意见》中不难看出,国家突出的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鼓励支持大型的智能化、绿色化、质量高、管理好的砂石企业。而不是不顾当地市场需求和生态环境承载力,一哄而上乱建设砂石矿山。

事实上,《意见》也充分注意到了这一点。在统筹协调布局方面,《意见》特别要求,各地根据“十四五”投资建设需要,统筹考虑矿产资源、市场需求、交通物流等因素,按照安全、环保、功能区等方面要求,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建立国内合理的机制砂石供应体系,既保障供给,又防止“一哄而上”造成产能过剩。

“多年以来,我国多个产业都不同程度存在‘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现象。为了防止一些地方头脑过热,出现一哄而上状况,《意见》特别强调了规划布局,但在一些地方仍避免不了此类现象的出现,这势必会影响机制砂石行业的高质量发展。”胡幼奕神情凝重地说。

同时,砂石骨料的高质量发展,还需要强大的技术创新作支撑。《意见》专门指出,坚持需求牵引和创新驱动相结合,加快技术创新提高质量水平,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融合,推动绿色发展提升本质安全,推进机制砂石、生态农业、生态林业、生态酒店、生态旅游为一体的生态区建设,加快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因地制宜协同营造有利于机制砂石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

显而易见,国家对砂石矿山提出了更高更严要求,在鼓励砂石矿山高质量绿色发展同时,也限制了低水平、低档次砂石矿山的准入。倘若不从源头抓起,不根据当地需求科学合理布局砂石矿山,随意放开砂石矿山建设的口子,《意见》提出的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将会进入一个新的误区。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意见》的出台,使机制砂石行业迎来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但如果缺乏忧患意识,盲目乐观,一味上马,或许机制砂石行业将很快进入滴水成冰的寒冬!

来源:中国矿业报

分享:

中国砂石协会

2020年02月10日